第9章 手術

發布時間:2016-12-17 00:43:15|字數:1695

陸之南的眉皺成了夜色里的遠山。

尋歌太怕失去這個孩子了,她踉蹌地走到他身邊低聲求情,“之南,我躲得遠遠的好不好,我躲得遠遠的把孩子生下來,不打擾你……求你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好不好……”

長長三年,她從來不敢對他提任何要求,這是第一次,她提出了要求。

可惜,這個要求陸之南不愛聽,他的眉眼在清光里模糊而深不可測。

他聽到了重點,字句斟酌地問,“你要離開我?”

她以為他是同意自己帶著孩子離開,連連承諾,“之南,我一定走得遠遠的,不會拿孩子威脅你,你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好不好……”

她太害怕失去這個孩子了,只要能保住這個孩子,哪怕要離開陸之南,她都愿意。

淚花燙人,偏有一滴打在陸之南手背。

陸之南心皺了一下,說,“要離開我這種話,尋歌,我不愛聽。”

“之南!”尋歌急哭出聲。

他站起來,淡淡說,“準備一下去醫院吧,我眼睛要動手術了。”

*

陸金森請來的團隊效率很高,很快手術方案和日子馬上確定下來。

陸之南當天就住院了。

尋歌發現今早誤會陸之南之后,照顧他格外殷勤,忙前忙后,金室長在一旁想幫忙,都被尋歌拒絕了。

陸之南淡淡吩咐,“金室長,沒什么事,你先回去吧。”

金室長瞥了眼尋歌,并沒有馬上離去。

陸之南似乎對尋歌不習慣避諱:“有什么,就說吧。”

“柴念和陸向通也已經知道少爺要準備手術了,這兩天和深城的房地產商周明安來往很密切。”

陸之南似不介意,“別把會咬人的狗放進醫院來就行。”

尋歌背脊一僵。

金室長鞠躬,就出去了。

尋歌整理好了柜子,打算去打水,正提著水壺往外走……

聽到愈漸走遠的腳步聲,陸之南結束了閉目養神,微微撐開眼皮,“去哪?”

不知為何,今早她動了離開的心思,他很不滿意。

他對她的報復還沒有開始,她憑什么自作主張先行離場?

尋歌回首小心翼翼地說,“之南,今天先將就一下,我幫你擦擦身,明天我讓人把浴室稍微改造得你不用站著淋浴,你再洗澡好不好……”

答案讓陸之南很滿意,他輕輕嗯了一聲。

尋歌見他允了,輕輕笑了,才安下心驚膽戰的小心臟,去打水。

只是若她肯回頭,一定能看見,陸之南幾不可見的笑。

——碎碎的,零星的,卻撩人心魄。

尋歌很快打了水回來。

“尋歌——”他忽然叫住她,即使喊話時有些被扭。

尋歌一驚,卻聽他薄唇輕啟,“過來——”

他最愛對她說的,莫過于過來二字了吧;她想他一定是堅信,只要他一說,她在何時何地,都會聽從地過去。

就像現在這樣。

就像現在這樣。

她放下水壺站過去,“之南,怎么了?”

聲音離他還有點遠,他喉結動了動——

“再過來點……”

尋歌臉有些熱,走至病床跟前。

陸之南似乎才滿意了,探出手,摸了摸她的左手無名指。

陸之南似乎才滿意了,探出手,摸了摸她的左手無名指。

堅硬的一圈,依舊箍著。

尋歌一緊張,以為他是想摘了那婚戒,結果他說,“我剛讓金室長聯系了婦科醫生,明天去給孩子拍片子吧,再確認確認。”

尋歌心一顫,一時都不知說些什么,一股酸澀涌入鼻尖,后反到眼眶,有什么似要奪眶而出;她澀澀地說,“之南,謝謝你。”

陸之南眸變深了,不再說話。

……

尋歌仔細地拿毛巾給陸之南擦臉,脖子,每擦幾下,就用水再絞一次毛巾。

她很慶幸,陸之南此刻看不見,燈光之下她的臉一寸寸被徹底地染紅。

她的動作很細密,將他的身體都擦了遍,又把他病號服里的衣服換了一件,期間他絲毫沒有介意的意思。

她的小手像火苗,時刻都準備著燃燒陸之南。

他的呼吸莫名有些粗重了。

陸之南抓住了她在他身上的手,尋歌驚得一聲,“之南!”

他音色陰沉沙啞,“別擦了。”說著直接臥起身坐到床邊,手拿過尋歌的毛巾,隨意地扔了,單手撐在床上,淡淡說,“上來。”

尋歌不明,“啊?”

他的腳探出去,碰到了她的小腿,腳背輕輕一勾,“坐.上來。”

     

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誤入妻途,陸先生癮婚而寵》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854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854/250509 閱讀此章節;

北京pk10冠军预测 内蒙古11选五前三直 群英会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查询 上海十一选五玩法详解 二分彩开奖网站 云南快乐10分遗漏 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股票融资费用ˉ杨方配资开户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牛 安徽快3网上购买 在网上怎么赚钱 北京pk拾开奖网站 黑龙江11选5胆拖表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天天三分彩是官方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