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在哪

發布時間:2016-12-16 19:21:18|字數:1674

說話的那個人,是尋歌。

“還有個人,是霍思妍?”他問。

“嗯。”她心尖聽見他說出這個名字這刻猛地顫了顫,可是她卻認真地還點了點頭。

“她哪句話說錯了,我就是個瘸子,娶了你之后也成了渣男……”他低低地說。

尋歌毫不猶豫地反駁他,“你不是,你不是瘸子,不是渣男!”她只有在這一刻,才會在他面前蠻不講理。

因為在尋歌心中,陸之南就是神邸。

是那個人海中仿佛只要微頷首,就能指點江山,統領萬物的人。

飯店窗外那個偷拍了一切的人忽然閃走了。

*

金室長做了工作,把微博熱搜馬上降了下來。

這時陸之南清爽干凈的嗓音飄來,“今天我回陸宅。”

尋歌一驚,有些傻楞地看他,“之南……”

“你早點回公寓吧。”說著,金室長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面前,接過他的導盲杖,引導他走了。

尋歌默默目送著他離開。

都是她的錯——明明她和他剛剛都開始有了更好的發展,卻被她一手搞砸了。

沒了陸之南,她就像一顆無根的浮萍,在茫茫人海沒有了家。

她渾身像被抽去了力氣,就這么從昏黃的天一直做到黑幕降臨,直到有店員來催,她才迫不及待把桌子上一桌的菜都吃了下去。

已經冷了的飯菜,她卻好像在吃什么珍饈佳釀,一口一口狼吞虎咽。

那是陸之南約她一起吃的飯,她不敢不想,更不愿意浪費。

直到吃完,她才渾渾噩噩地從飯店出來。

夜晚的風很涼,她卻像喝醉了酒,歪歪扭扭地走在路上。

一輛保時捷在她旁邊猛地殺了車,但還打著燈,亮黃的燈光刺得她睜不開眼。

她沒甚在意,提著包繼續往回家的路上走。

黑著臉的天,像個閉著眼的夢。

而一個風姿綽約的男子從車里下來,像來自這個閉著眼的夢里一陣風。

男人筆直修長,像一根竹子。逆光而來,好像穿越了一段長長時光。

他眼神依舊如前,像一塊冰,冷得三月飛霜。英俊如斯的臉,一眼看去就能悸動千萬少女的芳華歲月。

他在尋歌面前站定,擋去了她所有的去路。

尋歌不知道為什么,她竟然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只是像做錯了事,她深深垂眸,卻聽見他冷冽地說,“姐。”

終究,也許是在陸之南那里磨平了太多棱角,尋歌仰起臉,看這個已經超過她不止二十公分的二十歲大男孩,綻出一個自以為溫暖的笑,“好久不見啊,紀信哲。”

她叫他,全名全稱。

他以牙還牙,冷冷說,“好久不見啊,聶尋歌。”

如愿地看見,尋歌的臉一寸一寸仿佛被瓦解了什么,慘白得徹底。

他該謝謝那個瘋傳在網絡的視頻,讓他終于找到了她。

山茗茶莊。

尋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紀信哲將她的茶杯穩當地奪過來,清冷地說,“已經十三杯了。”

他撲面而來的指尖有味道,那是——煙味。

他才20歲,就開始抽煙了?

尋歌這才不得不承認,她記憶里那個男孩,已經長大了。

尋歌笑了笑,“你這么晚還在外面,紀家的人不擔心嗎?”

紀信哲表情淡漠,“怎么,你趕時間回去?”

尋歌猜忌他是靠那視頻找到這個飯店的,心里又是一酸。臉上的笑也有了些澀,“信哲,我已經嫁人了,你以后別和我有牽扯了。”

*

手機響了。

他賭氣地指尖翹著大腿,好像在懲罰打來電話的這個人這么遲才打電話來似的。

好一會,他才接了電話。“什么事?”——他以為是尋歌。

可惜,手機另一端卻是另外一個聲音,“哥。”說話聲里帶有輕蔑的笑意。

一聽是陸向通,陸之南不說二話要掛電話。

“哥,你別急著掛電話,我是好心想告訴你,我在山茗茶莊看見嫂子了。”陸向通頓了頓,好像在測試陸之南的耐性似的,一字一句地說,“嫂子和一個男的一起喝茶呢。”

感覺陸之南沉默的隱怒,陸向通假意道歉地說,“本來打算讓哥過來捉/奸,但想到哥你腿腳不方便,哎,對不起啊哥。”

尾音未落,陸之南已經掛了電話。

清貴疏離的眉眼像打不開的結,他對副駕駛座的金室長道,“金室長,幫我找找……夫人現在在哪兒?”

     

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誤入妻途,陸先生癮婚而寵》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854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854/250399 閱讀此章節;

北京pk10冠军预测 急速赛车官网 024体彩排列3藏机图 十一运夺金专家推荐 投资理财平台倒闭了我里面的钱怎么办 股票配资开户z贝德来 河南快三开奖的走势图 捕鱼娱乐 体彩排列3一注多少钱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山东十一选五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开奖 炒股怎么配资 湖北快3专家推荐 玩彩票大平台客户端安卓 山东11选五免费计划 广西快3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