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貪念

發布時間:2016-12-15 20:37:00|字數:1735

有些貪婪來了就像流水,對于尋歌這樣著了魔癡了狂的人而言,陸之南給的一點甜就足夠她源源不斷磅礴無際地再去愛他。

以至翌日陸之南出門前,尋歌將鞋子幫他放好后,鼓起勇氣問他,“之南,你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嗎?”

往常這種像女主人一樣話她從來說不出口。

只是近日以來的陸之南太溫柔了,讓尋歌置身云端得得意忘形起來。

陸之南眉眼在晨光里淡然清冽,他將公文包遞給準備來接他的金室長,穿上鞋,似乎思索了片刻,才說,“晚上我讓金室長來載你,到時候一起在外面吃飯。”

像被八百萬彩票砸中的喜悅,尋歌眼睛里盛放一重又一重的光華,幾近顫抖地說,“好的好的……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神啊,快來告訴她,這是一場夢。

她難以想象陸之南會那樣溫柔地同她說話,縱容她的貪婪。

甚至,三年來,第一次帶她去外面吃飯。

尋歌準備了一天,不斷試穿她所有的衣服,試穿她所有的鞋子。

她太緊張了。

臨出門,她下意識地摸了摸空蕩蕩的無名指,鬼迷心竅地又折了回去,把那天去家宴他給她的婚戒找出來戴上。

冰涼透心的觸感,偏生她的心臟好像被火灼燒了一樣。

*

金室長送尋歌到的是一家中餐廳。

“少夫人,少爺說在里面等你。”說著替尋歌打開門。

尋歌有些局促,羞赧地說,“謝謝金室長,那我先進去了。”

尋歌拘束地進了門,由著服務員領著,半途路過玻璃窗,又對著鏡子整理起頭發。

整顆心都惴惴不安又小鹿亂撞。

只是才起步沒多久,胳膊卻忽然被人扯住了。

力道過狠,尋歌掙不開,回頭看她,眼皮跳了跳,“霍思妍?”

拉住她的女人似乎是小跑而來,劉海有些散亂;但她長得精致端莊,妝容優雅,襯衫皮褲高跟鞋,一眼看去已是非富即貴。

霍思妍……是陸之南心尖上的女人秦久的閨蜜。

“呦,這不是當年出了名的小三上位的尋歌嘛……”霍思妍瞥了眼她手上的婚戒,“怎么,已經和陸之南結婚了?”

尋歌不想理會她的胡攪蠻纏,“霍小姐,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霍思妍拉扯著她的肩膀,“呦,做得了虧心事還不讓人說了啊,怎么,搶別人男朋友還想立貞節牌坊……”

話題敏感,周圍已經有人停下來來聽了,甚至有有心人開始拍視頻。

霍思妍說得更起勁了,像八卦個明星黑料,津津樂道,“年紀那么小,城府倒是深,隨便上個chuang就搶別人男朋友……你這種人連呼吸都是浪費空氣!”

霍思妍越說越不解氣,忽然掄起邊上一杯橙汁往她臉上狠狠潑去。

橙汁,是冰鎮的。

汁水順著她的臉,她的衣服,沾黏在她身上,她花盡心思想裝扮的自己,頃刻變成了一個大堂之上的笑話。

然而她似乎對這一切罵名毫不介意,似乎還坦然地笑了,“霍小姐若是沒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在一片的手機拍照和視頻中,她僵硬地筆挺著身子,往人群外走。

只要能與陸之南在一起,她承受多大的委屈,哪怕與世界為敵,都不介意。

霍思妍看她坦然自若的神情,怒火如噴泉般地傾瀉而出,“我告訴你,也只有你尋歌這種賤人,才能配得上陸之南那樣的瘸子!秦久以前看上陸之南這種渣男就是瞎了眼!”

尋歌的腳步停住了。

她轉過身,仿佛受了莫大的屈辱一樣,眼睛泛著紅,右手心恍然積聚了無窮無盡的力量,一個巴掌飛快地扇在霍思妍臉上——

“陸之南不是瘸子,也不是渣男!”

誰都可以侮辱她,她真的都無所謂,但是她的全世界只有陸之南;任何人說陸之南一句不好,就是在和她的全世界為敵。

霍思妍受了一巴掌,眼圈紅了,“他他媽的哪里不是了,我說他是他就是!”

尋歌咄咄逼人,“我說了,陸之南不是。”

那氣勢好像只要有人說一個是字,她就真會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剛好人心群眾找來的酒店管理人員已經匆匆出來協調,“公眾場合,請不要影響本店的生意!”

人群混亂,想起還在等她的陸之南,尋歌飛快地跟著一個服務員走了。

*

尋歌到的時候,陸之南正在抽煙。

她不喜歡煙味,更不喜歡抽煙,但是偏偏覺得陸之南抽煙的樣子就像大麻一樣,吸食著她的靈魂,讓她沉湎繾綣。

他聽到她的腳步聲,“來了?這么快。”

     

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誤入妻途,陸先生癮婚而寵》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854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854/249998 閱讀此章節;

北京pk10冠军预测 11选5北京 四川配资炒股 辽宁十一选五任选3预测 吉林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 秒速赛车开奖统一吗 pc蛋蛋哪款游戏好赚钱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股票配资网站排名 河北快三遗漏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十一运夺金还有么 股票交易手续费 浙江省十一选五基本 福彩3d今天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历史走势图 上海体彩11选五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