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郁唯楚臉色劇變

發布時間:2016-11-18 06:00:00|字數:2643

雖然詫異郁唯楚的無知,但她還是一五一十的解釋了。

寒墨夜尚未娘胎中的時候,他的母妃就已經被人下了毒。

連帶著他的身子也跟著染了毒素,加之又是早產兒,所以身子底的確不大好。

這事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基本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所以當郁唯楚問起的時候,當真是把落蘇給嚇到了。

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今日宮中忽然遣人,請寒墨夜入宮出席宮宴。

寒墨夜這小子,基本上是書房,臥室,大廳三點連成一線,哪里也不去。

害的郁唯楚想對她的賣身契下手也沒有機會。

不過,今夜寒墨夜就會去宮中赴宴,然后落蘇也會跟著去。

她在心中仰天大笑,終于有機會接近他的書房,拿到她的賣身契了。

自由啊,等著我。

寒墨夜放下了手中的文案,平素一張冰塊臉面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來。

倒是站在一旁的千世皺了皺眉頭。

“主子,不若,推了罷?”

推了?

他不想去赴宴啊?

郁唯楚巴巴熱切的瞧著他。

別啊,你一定要去啊,你不去我怎么偷我的賣身契?!

男人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微微側眸,倪向了站在一旁的郁唯楚。

郁唯楚立即眼觀鼻鼻觀心,做安靜狀。

男人俊美的臉上一片淡色,他默了默,隨后又收回了視線。

“這件事情,大概已成了定局,他那么不喜本王,想來應該是要支走本王,宮宴,不能不去。”

千世和落蘇臉上,都是滿滿的憂色,唇角緊抿著,沉默不語。

唯有郁唯楚淡定如常。

他們口中所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反正是不懂的。

再說,等寒墨夜一走,她就去尋賣身契,過不了多久她就可以逃之夭夭,天大地大,誰理那么多。

只是,這時候的她還不懂。

何為命,何為緣……

更是不知,這輩子,她竟會與眼中的男人糾纏之深。

被人強行奪走她所珍愛的一切,包括清白,包括……命。

……

…………

寒墨夜入宮赴宴,沒有叫上郁唯楚。

落蘇臨走之前,還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那小眼神……

反正郁唯楚是沒有看懂啥意思。

寒墨夜前腳剛走,她便樂哈哈的跑去用晚膳。

小說上說了,一般古代皇帝開個什么宴會,都會很晚,她不擔心,寒墨夜會很早回來。

卻也不能餓著自己的肚子,等吃飽了再去書房偷東西,肯定更順手。

……

男人的臉生的好,是少見的俊美驚艷,便是不笑冷冷冰冰的,也能迷倒一大片春心萌動的少女。

落蘇和千世跟在他的身后走著。

入宮的這條道上很長,她眉頭緊鎖,似乎有什么不解。

快到宮殿外處時,她到底還是鼓起了勇氣,走上前,朝男人開口道。

“殿下,殿下就這樣放任殊影一人,留在府中,會不會不大妥當?”

男人沉靜的面容絲毫沒有波動。

他看也沒看落蘇一眼,只是淡淡的道。

“她來歷不明,趁此試探她,靠近本王的動機,不是很好?”

落蘇微怔,隨即眸有驚色,拱著手道。

“殿下果然英明。”

是啊。

郁唯楚來歷不明,處處透著可疑。

便只是利用女扮男裝的身份,輕薄了一位成親的官家小姐,把自己變成官府的通緝犯后,還不出半天的時間,就跑進了殿下的馬車。

然后一直勸說殿下,想留在殿下身邊,把她的罪名給除了。

這看起來,本就奇詭重重,更連殿下重罰與她,也不見她有絲毫不滿或者動殺意。

若這真是巧合也便罷了。

最怕的,是此女心計深沉,想留在殿下身邊,不知出何目的。

若是趁機,可以覺察出她的目的,便是最好的。

入了大殿,眾人齊齊落座。

寒墨夜身為靖王,身份地位自是不低。

位列太子之下,直接越過五王與八王。

此次是皇家人的宮宴。

確切的說,是老皇帝想要從中選出一位,適合的皇子王爺,前往阡陌都城破案。

證據已都查明,只是作案者身份太高,背后牽扯太廣太深。

地方官壓不住,所以想要派遣皇室貴人前往,以示天威。

老皇帝高坐龍椅,面色深沉嚴肅,不見一絲一毫的笑意。

“你們可有誰愿意,毛遂自薦的?”

殿內一片安靜,無人敢說一聲。

老皇帝唇角微抿,似乎已有不悅。

太子溫潤的雙目,望向落座在下方的寒墨夜身上,隨即緩緩起身,朝老皇帝舉薦道。

“回父皇,兒臣身子雖然并未痊愈,能力也著實不足與五弟八弟與九弟,若是父皇覺著兒臣合適,兒臣愿為父皇效命,為百姓造福。”

老皇帝揮了揮手,示意他坐下。

“太子有心了。只是你身子不好,這阡陌都城路途遙遠,還是莫要去了。”

太子微笑著落座。

他發了話,那坐在他下方的寒墨夜,自然不可能不站起來回話。

千世和落蘇一直皺著眉頭,唇角抿得厲害。

殿下的身子,明明才是這些皇子王爺中,最不好的……

可當他站起身來,淡淡靜靜的說,若是無人前往,那便由兒臣去好了的時候,老皇帝卻是堪堪的笑了,也不征求五王和八王的意見,直截了當的道。

“好,好好好。此事,便交由老九了,明日你便帶著圣旨,立即前往罷。”

寒墨夜面無表情的應,“兒臣,遵旨。”

出宮門的時候,落蘇還一臉不平,少見的激動。

“皇上到底想要做什么,都說虎毒不食子,皇上這是要逼死殿……”

千世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可多說。

落蘇郁結難平。

深深的呼了口氣,把未說完的話咽回肚子里之后,才抹了眼角的淚轉身走了。

……

郁唯楚吃飽喝足后,便偷偷摸摸的溜進書房里。

寒墨夜平時有事沒事,都喜歡呆在書房,想來她的賣身契,應該也在書房才對。

只是,她翻天覆地,只差沒把書房掀了個遍,卻還是沒能找到她的賣身契。

郁唯楚熱的要死要活,兩手叉腰一臉的氣憤。

“這小子行啊,比勞資當年藏私房錢都厲害啊!”

她剛說完,門口那邊就傳來了腳步聲。

沉穩有力,不疾不徐。

咋一聽,還挺像寒墨夜的。

郁唯楚臉色劇變。

     

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何處惹帝皇》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571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571/239358 閱讀此章節;

北京pk10冠军预测 如何玩广东快乐十分 上证指数股吧 福利彩票怎么玩 安徽11选五前三和值走势 江苏11选5有什么规律 内蒙古快三今日预测 河北11选五胆拖规则 内蒙古快3预测今天 股票涨跌影响总资产 三分彩开奖结果提前知道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 吉林快三和值走势图 正规合法的股票配资平台 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 怎么股票开户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