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又被關了禁閉

發布時間:2016-11-17 01:00:00|字數:1869

郁唯楚安安分分的跪在地上,笑嘻嘻的露出一口白牙。

“怎么會,殊影殊影,輸贏輸贏,不過只是一個名字而已,換了便換了,其實不重要。”

他眸中的神色,郁唯楚瞧得并不清楚。

只是知道,男人似乎對她的說法,感到很新奇。

郁唯楚笑顏逐開,本想在狗腿討生活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結果男人一聲令下,她又被關了禁閉。

這突如其來的逆差,郁唯楚表示不能接受。

于是,她握著小爪子義憤填膺的問落蘇,她又做錯了什么。

落蘇看了她一眼,眼神也很新奇。

“難道殊影不知道,做奴才的,要對主子行謝禮么,何況,是賜名此等大事?”

郁唯楚,“……”

她能說,她真的不知道么?

關禁閉這種事情,其實也好玩,就是郁唯楚有些忍受不了,里邊連個光線都沒有。

人本來就蠢,還啥都看不見,那還活著干嘛。

她死皮賴臉的掰著門口處打死不進去。

落蘇朝她微微一笑,點了她一處穴位,她便再也動彈不得。

落蘇唇角再次勾了勾,掰開了她的手,把她往密室里帶。

郁唯楚,“……”

防火防盜防閨蜜,終究還是沒能防得了葵花點穴手……

落蘇剛把郁唯楚帶進密室,千世便朝她們這邊走了過來。

他與落蘇耳語的幾句,奈何聲音實在是太小,郁唯楚聽不大清楚。

只是聽見了郡主,還有主子這個兩個名詞。

不過,見落蘇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想來應該不是什么好事。

她正想七想八,落蘇那清清淡淡溫溫柔柔的小眼神,就朝她這邊瞥過來。

眼神閃爍不定,看起來……很是奸詐啊。

郁唯楚默了一秒,便撇開落蘇的視線,左看右看,甚至開懷的道。

“我發現,其實密室也沒什么不好,我這就閉門思過與鼠同眠,兩位慢走,慢走,哦,兩位順帶帶上房門,關緊一點,我比較見光死。”

落蘇,“……”

她緩了一口氣,“殿下說,愿意給殊影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只要殊影能達到,他想要的目的,殊影便可立即出密室。”

見郁唯楚沒什么反應,她笑了笑,又道,“不僅如此,還能立刻讓殊影,吃上好吃的,換洗衣物,放殊影好生歇息一日。”

郁唯楚默了片刻,眨了眨眼睛忽然興奮道,“那還等什么,趕緊解穴啊!”

千世,“……”

落蘇,“……”

……

…………

寒墨夜是位王爺,被當朝皇帝賜封為靖王,不過因他排行老九,所以世人稱他為九殿下。

這不算什么。

有權,有勢,只是他人生中的一部分。

而大天朝,有位郡主極為欣賞他,哪怕他生的一副冷臉,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依舊鍥而不舍的追求與他。

可寒墨夜偏偏拒絕不了她。

倒不是因為喜歡,而是這位郡主的身后,是位高權重的帛書王。

帛書王實力驚人,加上手握重兵,便是當今天子都不與其爭鋒,可見實力非凡。

這些都算不了什么。

最關鍵的,是帛書王曾救過寒墨夜母妃一命,也順帶救了他一回,救命之恩大于天。

如今帛書王的嫡長女,文西郡主喜歡莫寒夜,時常想要靠近親近與他,他的確,不大好拒絕,但又不想她靠的太近,唯一的辦法――

“就是讓她喜歡上別人!”

郁唯楚重重的點著頭接話道。

落蘇瞥了她一眼,不緊不慢的潑她冷水。

“文西郡主喜歡殿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喜歡上旁人?!”

“那你家殿下想怎么樣?”

落蘇道,“文西郡主的性子絕不是什么嬌嬌柔柔,任人捏造的,所以,軟的來不了,硬的也來不了,就只能讓人,想個委婉的辦法,攔著了。”

郁唯楚眨巴著眼睛,看著她,沒有說話。

落蘇也眨巴著眼睛,看著她,等著她說話。

僵持了三秒鐘之后,郁唯楚果斷選擇了撤,“我覺得密室蟑螂老鼠什么的會更適合我……”

那神馬郡主不好被人揉nīe,難道她就好被人揉nīe了?!

落蘇拉住她的手道,“殿下帶你回來的目的,就是因為文西郡主太麻煩,而王府里的人,沒有人敢動她,只有殊影你初生牛犢不怕虎,敢惹毛她,氣走她,讓她離開,或者不讓她繼續糾纏了。”

郁唯楚一臉呆滯的轉回頭看她。

“我像是舍己為人的人么?!”

落蘇昧著良心,鄭重的點下了頭,鏗鏘有力的道。

“像!”

郁唯楚倒地吐血。

     

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何處惹帝皇》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571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571/239279 閱讀此章節;

北京pk10冠军预测 新手买股票买什么价位 福州在线配资首选鑫配网 北京pk拾 彩票系统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 山东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新疆体彩11选5直播 线上赌博判刑 股票涨跌怎么算 彩票app下载软件 展恒理财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时间 青海快3推荐号明天 上海11选5走势图表 哦广西双彩走势图 2011年上证指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