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男人沉靜的黑眸朝她瞥過來。

發布時間:2016-11-16 13:52:21|字數:1898

郁唯楚默了默,也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利索的取過朱筆,往賣身契上,鬼畫胡涂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一邊哀嘆道。

“龍游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人不賣身枉少年,枉少年啊。”

姑娘,“……”

雖然感覺畫風不大對勁,但詭異的合拍是為什么?

她簽下大名之后,那姑娘就收好了賣身契,帶著她找了一套適合她的衣裳。

不過,是男裝。

郁唯楚眼皮跳了跳,“你們家殿下,還好這一口?”

那姑娘上下打量了郁唯楚一眼,終究還是按照命令,配合她道。

“其實姑娘,應該是公子才對的罷,看姑娘這氣度,想來應該是殿下那樣的翩翩佳公子,而非是姑娘。”

郁唯楚大驚道,“我就穿個越,這大爺的連性別都換了?!”

她說著就要脫衣服,那姑娘對于她豪放的做法,不僅唇角抽搐,連眼角也跟著抽上了。

殿下,這姑娘,到底是打哪來的?

姑娘制止了郁唯楚當眾脫衣服的行為。

她把男裝遞給了郁唯楚。

“日后,我就喚你小楚罷,這里就是你的房間了,你先把衣服換上,等會我帶你熟悉一下環境,今兒個,你就在殿下身邊伺候著罷。”

她頓了頓,想起自家殿下的吩咐,道,“小楚日后,莫要在人前說,你是姑娘。”

說完,她便再次朝郁唯楚,笑了笑,隨后,便出了房門。

順道,還把郁唯楚的房門給關上了。

郁唯楚抱著一襲男裝,呆呆的站在原地。

良久過后,才反應過來把自己的衣服給脫了。

一看,是個女兒家。

只是胸,前纏了好多的布條,一看就是故意束住的。

難怪那么緊繃。

連呼吸都那么不暢快。

隨后,她的目光落在胸前上,那里有一個深烙的掌印,像是被什么重重擊打上去的。

她瞇了瞇眼,眸中精光一閃而過,卻是稍縱即逝。

抬起手摸了摸那掌印,卻是不疼。

而后她給自己把了把脈。

脈象一看,并不怎么好,浮浮沉沉的,好像是受了重傷一般,五臟六腑都有問題,但具體哪里處了問題,她還不得而知。

因為她現在,一切正常。

古代的衣服很難穿。

好在她穿的是男裝,搗弄了大半天,系好了帶子也還算好。

忽然發現,其實當個男人,也不算很差。

郁唯楚這個人,從來都是隨遇而安,有什么喝什么,只要肚子不餓,小命得保,一般她都不怕。

哦,忘了說,她還怕疼。

隨落蘇,走在諾大的璟然王府中,郁唯楚顯得異常的安靜。

她爹曾經說過,她那樣的人,命格奇特,一生有兩次大劫,都有關生死。

能不能熬過去,全憑她個人意志,其他人幫不得。

她當時哭笑不得的說了一句。

“爹,你在咒我!”

可后來,當她經歷第一場大劫的時候,她信了她爹的話。

她爹說,她的第二次大劫,有關官家人,讓她避開。

當時她笑出了眼淚。

她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一不殺人二不放火,怎么可能會和官場人有來往?!

然而現在的情況……

她只能說,她爹真神,一點也不像她認識的那個是騙吃騙喝的算命先生。

所以這一次,她學乖了,一點也不想和官家人扯上什么聯系。

更何況,對方還是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王爺……

一看就是大劫啊!

比正常的官員還要高十幾等,可不是要她的命?!

走進書房的時候,那位今早才見著的大爺,正安安穩穩的坐在梅花木椅上。

一手翻閱著書籍,或者說是文案,一手拿著朱筆,認真的批閱著。

落蘇朝他行了一禮,“殿下,小楚帶過來了。”

寒墨夜頭也沒抬,沒頭沒腦的批了一句。

“難聽。”

落蘇和郁唯楚各自一愣,男人又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來。

“以后她就叫殊影,記著了。”

落蘇看了郁唯楚一眼,眼神示意她趕快謝禮。

郁唯楚從她眨眼眨眼再眨眼的目光中,若有所思良久,中氣十足的問了一句。

“落蘇,你眼抽筋了啊?!”

落蘇,“……”

突然很不想說話是因為什么?!

郁唯楚像是沒心沒肺的看過去,也撲過來。

“我看看我看看,我是大夫,我肯定可以治你的病。”

落蘇眼神示意她不能亂來。

結果郁唯楚還沒有懂其中真相,膝蓋處忽然一麻,雙膝皆跪了下去。

男人沉靜的黑眸朝她瞥過來.

“怎么,你不滿意你的名字?”

     

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何處惹帝皇》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571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571/239249 閱讀此章節;

北京pk10冠军预测 上海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吉林快3专家预测最准确 02489博彩 杭州股票配资中心13456993558 江西快3手机投注平台 陕西彩票11选5 河北快3开奖号走势图 重庆时彩时彩走势图 期货配资的风险 破解软件广东快乐10分 江西11选五投注技巧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 江西时时彩三星走势 全球指数手机 广东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市 河南体彩11选5规则